• 2009-11-08

    Tag:

    一衣小盆友带我去听张钊维的讲座,这个小盆友昨天在广州看陈升、今天回来听讲座、来日要回杭州上班,精力旺盛,小小只的她躲在她的帽檐下,可是每次依旧热情满溢;她带我在第一排就坐,讲台很高,我们一直抬头仰视,不断地做扭脖运动,最后我轮换着靠在她和IVY的肩头、差点昏死过去......我是多么由衷地觉得,这种讲座应该放在我节目里才对......

    上次在这个地方听万芳扭来扭去的房间唱游、这次在这里听张钊维的民歌对谈,放了很多的视频和很多的歌,看到胡德夫在民歌30年里唱《匆匆》,听杨弦说回忆应该是在年轻的时候做了自己喜欢的事情,看过很多次的画面、听过很多次的话,还是感动,还是觉得这样的人很多又很孤独......就像每次看到胡德夫在弹钢琴的时候才华横溢的倔强样子,都能让我落下泪来......

    这些歌断断续续地在节目里放着,其实也不知道这样任性放着歌的日子还能有多少,随心所欲对我来说,是这些年,最大的福利......

    相比之下,我还是喜欢稍微温暖点的日子,这样的日子,让人有幻觉,觉得天下太平,万物美好,于是,所有的担忧,都悄悄自动隐蔽

    这样的我们,不是很好吗?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我又来啦。呵呵
  • 哈 我们还可以做喜欢的事情 就好幸福的
  • 喜欢你随性放着歌...喜欢天暖的日子..
    我即将迎来3天4夜的雪...
    但是在充满暖气的屋子里 想象你那儿的种种也很不错..呵呵